當年受審的建築設計胡萬林。
今年,胡萬林涉嫌非法行醫的貸款地點,就在這座農家賓館內。
  近日,一名22歲的男青年殞命農家賓館,使得從公眾視野中消失沉寂支票貼現十餘年的“神醫”胡萬林再次浮出水面。
  2011年胡萬林刑滿出獄後,重操舊業,並於今年8月再次卷入這起“非法行醫帛琉”命案,本月初在洛陽被捕。他到底有著何等“神功”,使人們趨之若鶩?
  事件
  奪命好房網“五味湯”
  25日上午,河南省新安縣公安局相關人士接受記者採訪時稱,目前,胡萬林羈押在新安縣看守所。該人士向記者講述了胡萬林在新安縣的犯罪經過。
  今年8月31日21時許,新安縣公安局接群眾報警稱,新安縣石井鎮龍潭大峽谷一農家賓館內有人生命垂危。警方立即前往調查,並控制相關涉案人員。
  警方偵查發現,今年8月,河南省鄭州市人呂某在網上宣傳胡萬林能夠醫治百病的信息,並通過QQ發信息組織人員。胡萬林負責授課,傳授“治療”方法及健康知識,唐某某負責活動的聯絡,賀某某負責活動的服務工作。
  8月30日,來自廣西、湖南、四川、湖北、遼寧等地的11人到達洛陽後,唐某某收取其中3人各1萬元的“治療”、培訓費。
  8月31日上午,胡萬林、呂某等一行16人到新安縣龍潭大峽谷一農家賓館後,胡萬林向22歲的大學生雲旭陽及農某某等人講授“多喝水做到吐故納新”等“治療”方法,並讓服用“五味湯”。
  唐某某依照胡萬林所授之法調製“五味湯”,雲旭陽等人服用“五味湯”並反覆飲用大量生水後出現嘔吐、抽搐等癥狀,賓館老闆發現後撥打120求救,醫生到達現場即對雲旭陽施救,經搶救無效死亡。農某某也出現嘔吐等癥狀,後經救治脫離生命危險,其餘人員未現異常。
  經鑒定,雲旭陽符合因飲用含芒硝(類)的液體後引起噁心、嘔吐等,合併腸炎和上呼吸道感染導致機體脫水、水電解質平衡紊亂和急性呼吸循環功能障礙而死亡的徵象。
  9月1日,胡萬林等4人被新安縣公安局刑拘。9月30日,4人因涉嫌非法行醫罪被新安縣人民檢察院批捕。
  逝者
  疾迷中醫拜入歧途
  8月29日中午,漯河市臨潁縣瓦店鎮雲莊村。雲旭陽告訴父親雲文超,他“要去洛陽參加中醫研討會,學習中醫”。
  “我心想孩子去學習中醫是件好事,還給他1000元錢。”雲文超沒有想到“學習中醫”卻把兒子送上不歸路。
  9月1日晚上,雲文超接到洛陽新安縣公安局通知,說雲旭陽已經死亡。
  雲旭陽是在大二期間迷上中醫的。當時他一位同學崴了腳,鄭州一家中醫診所給治好了。雲旭陽覺得中醫很神奇,便拜鄭州一位孟姓中醫師為師,開始研究中醫。
  雲旭陽尤其痴迷針灸,買了二三十本這方面的書自學,拿著手指長的針往自己腿上、手臂上扎。“我很心疼,他卻說要學針灸就得先拿自己做實驗。”雲文超說。
  2011年,雲旭陽退學,在家鄉開了中醫理療店,給鄉鄰治病,一月收入有三四千元。
  雲文超說,2012年,雲旭陽去外地拜過幾次師,但都不滿意,情緒也低迷。理療店沒人看管,生意漸漸就差了。
  今年春節,雲旭陽到武漢跟一個叫陳永康的人學中醫,回來後情緒高漲,“他說找對了師傅,肯定能學好中醫。”雲文超說。
  雲文超在雲旭陽死後,找到他的網絡聊天記錄。聊天記錄顯示,雲旭陽在陳永康的介紹下認識胡萬林的徒弟秦昌武等人。他們誘騙雲旭陽說:“胡萬林是神醫,什麼病都能治,癌症幾天就治好。”
  雲旭陽開始痴迷“胡大師”,在自己的網絡空間中大量轉載了胡萬林的所謂“自然運動健康學”理論。
  雲旭陽對前途充滿信心,他在8月的一篇文章中寫道:“未來幾年,我的醫術會進步得很快,可謂飛速上升。”
  8月29日雲旭陽前往洛陽參加胡萬林等主辦的中醫研討會,他的QQ記錄顯示:“如果這一次我學成了,我就回來給人們免費治病。”但雲文超再也沒等回兒子。
  往事
  “我是數學、物理學家”
  1998年12月,胡萬林在上海落網,後被羈押於商丘民權看守所,時任大河報記者的李衛華在獄中對他做了獨家專訪。
  “偏執。”李衛華對他的印象如此。在他的記憶里,胡萬林與之談話中露出常識性的馬腳使人生笑,但他仍沉浸並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一直以理直氣壯的口氣闡釋自己“運動療法”的偉大,並表達自己“為人民健康努力”的信念。
  在獄中,胡萬林開門見山直接給記者傳播他的關於生命的理論,卻絲毫不理會記者的提問。
  他聲稱自己在獄中堅持學習,已突破世界難題,“我現在,對於我研究了幾十年的關於生命的速度、物質生命的速度——這是世界上難以突破的苦難,在看守所裡面突破了。”
  他向李衛華講解稱,“因為生命的速度,它的正常的吸收功能,和它的排泄功能,是5小時24分31秒,現在我把這個速度提高到1小時4分。”
  他管這個“規律”叫“R定律”,是“人的程序和我們生命的程序”。
  “物質運動的能量與生命功能運動的能量,始終對人類有害。我研究了幾十年生命科學,總算把‘R定律’發現了。我們生活中的萬物都會變成水離子和根離子之質。我研究的運動療法也可以全面貢獻給人類了,我心裡很高興。”胡萬林當年侃侃而談。
  面對記者的採訪,胡萬林稱自己是數學家,“有人說我是文盲,我是數學家、物理學家——著名的。”
  自己有病也去醫院
  時任商丘市公安局局長的張太學給李衛華講述過胡萬林被抓時的一些細節:胡萬林戴著手銬走進看守所,雙手抱在懷中,邁著方步,儼然是領導來視察的模樣。
  胡萬林當時說,你們這個地方硬件設施不錯嘛,你們今後要繼續加強硬件建設,這個能樹立你們的形象。如果缺錢,可以找我,我沒有罪,我是不會被逮捕的。等我出去以後,我先撥100萬來。如果不夠,我再給公安部長打電話,讓他再撥100萬來。他不會接你們的電話,他只接我的電話。
  在李衛華的記憶里,張局長當時感慨地說,像這樣低級的騙子能夠騙那麼多地方,真讓人不可思議!
  胡萬林在接受商丘警方傳喚時,多次自詡各地發給他行醫資格證書,甚至說山西省科委曾授予他中科院院士稱號。民警認為這是無稽之談——省科委是無權給誰授予中科院院士頭銜的。
  一位警官說,在他印象中,記憶較深的一個“段子”,是胡萬林對自己看病的解釋。
  “他患有腰椎間盤突出症,曾經比較難受,我們就帶他去醫院看病,可能當時有人打趣他說‘你不是有神功嘛,咋不自己看好’,胡萬林當即回應說‘不是來看病的,只是來拍拍片子’。”李警官說。
  他只是個前臺木偶?
  李衛華認為胡萬林是個相當幼稚的“單純”人,他喜怒形於色,說話語無倫次,面對記者的每一個提問他從不加以推理、判斷,以極快捷的淺層思維、作條件反射式的回答,或者避而不答、按照自己的思維和邏輯直接轉移話題。
  這樣的人,為何能被許多人奉為“神醫”,被眾人頂禮膜拜?
  李衛華認為,當今社會,很多百姓還很迷信,對疑難雜症,一些患者需要“神話”,從而得到心理支持,因此對胡萬林趨之若鶩。
  在他看來,當時確實有一些人甚至名人、退休的部隊領導為胡萬林搖旗吶喊,讓胡萬林“神秘化”。還有衛生局、醫院等,這些單位想掙錢,千方百計包裝胡萬林,把他打造得神乎其神,請他搞講座、坐診,吸引老百姓前來看病。
  李衛華深入採訪後得出結論:如果沒有很多名人向社會推崇“胡氏理論”,沒有衛生局、醫院等部門的“利用”,這個單純、偏執的人,不可能成為“神醫”。
  “大師”的幕後,是很多“神秘人”充當牽線導演,胡萬林只是個前臺木偶。
  據《法制晚報》、《大河報》、《新京報》  (原標題:“神醫”胡萬林再奪人命)
創作者介紹

舞蹈

jbqjn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