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
郭台銘 六個感人小故事    我的用人術 我的經營學整理.謝春滿    攝影.攝影組〈今週刊授權轉載〉談自己,談個性,我最喜歡吃  媽媽煮的麵你說我是皇帝?我不知道……?我和所有同仁在一起,都跟他們坐在地上聊天,任何人想見我都可以,很多重要的幹部也會對著我拍桌子,就事論事。問我像什麼皇帝?我不知道!但在工作上我跟大家講道理,第一次犯錯,講得出道理,不會處罰,第二次再犯錯,講不出道理,就會處罰,但處罰前還是會看情理,最後才講法。我不是皇帝,我是地瓜!年終晚會我都是扮地瓜或聖誕老公公,不會扮皇帝,很多報導把我說得太偉大了。父親是公務人員,他給我很好的身教,教我們安貧樂道,不該我們的就不該去拿,我們家從小到大都沒有自己的房子,沒有沙發,最好的是籐椅,但我們不覺得自己貧窮。但我現在覺得自己很貧窮!我沒有時間好好陪家人,父親過世前,我人在國外,接到電話趕回來見他最後一面時,他已經沒回應了。我一個月花不超過一萬元,現在有手機,我連手錶都沒戴,我都用人家晚會送的皮包、手錶,用都用不完,我的本性不喜歡去享受的,我最快樂的事,就是媽媽親自下碗麵給我吃,我就很滿足很快樂了。我是山西人,吃碗麵、水餃、包子,就很舒服了,這才是真正的自我。我的個性是不服輸的,工作挑難的做。我所訂的目標,都會在預期計畫內達到。只要有接受磨練的心,就一定會成功,通常打敗自己的不是別人,而是你自己,因為想放棄的是你。成功有三部曲,第一是有好的策略,第二是一定要有決心,第三是方法可以改變。愛迪生發明電燈,試了一千多個方法才成功,要去想用什麼方法可以成功。我對痛苦的解釋不一樣,看你怎麼看問題,怎麼想,我很辛苦,但是沒有痛苦,當我看到沒有正義公理的事情,我會很難過。痛苦快樂,一切看你怎麼想,你想你很痛苦,就會很痛苦,有錢也不會帶來快樂。有次大陸的工廠缺電,很快電就來了,原來是管電的一位官員知道我在他的家鄉捐錢、訓練他們的人,所以優先供我們電。事後我得知這個消息,我感到很快樂。還有一次我去萬華吃米粉,攤子上的老闆娘認出我,她跟我說,買我的股票都賺錢,這讓我覺得很快樂,也得到很大鼓勵。我很少掉眼淚,我的眼淚都是往肚裡吞,沒有人看過我的淚往外掉出來。感動時,我眼淚往肚裡吞,難過時,我的眼淚也是往肚裡吞。有次我坐公務車去拜訪一個客戶,結果車子被一輛摩托車撞到,車子扁了,我仍然下車拿了一千塊錢給摩托車駕駛去修車。又有一次車子與郵車撞在一起,我看雙方都有保險,就算了。還有一次我的賓士三○○跟賓士五○○相撞,這次我就下車好好和對方算帳,這就是我的個性。我的宗教信仰是佛教。我拜土地公、祟奉關公,關公是我們山西人,是武財神。我覺得上香時,其實是在檢視自己是否照著良心做事,讓你反省自已。我想我沒有像媒體所講的那麼可惡吧!談管理,談對手,我的字典沒有 管理這兩個字。大家應該都看過戰鬥電影,一群戰鬥機準備去打仗,在出發前,指揮官跟飛行員講戰術時,大家都聚精會神的聽,我在公司講策略的時候,有同仁不專心,都會給罰站,但罰站的時候,我都是站著的,讓他罰站時覺得不是在處分,而是讓他清楚在這個重要關鍵時刻,要把事情記得很清楚。因為勤前教育,如果不清楚,在你這個環節漏掉了,會有很大影響。外面傳說我問部屬『小便有沒有變黃的事情』,這是有原因的。因為我看豐田汽車社長豐田英二的書,上面寫著小便變黃這件事,是指一個人責任心重,遇到困難的事情,心裡一直想,第一天睡不好,第二天一定要再想辦法解決,結果還是睡不好,到了第三天還再想,這樣會連續三天都睡不好,小便就會變黃。此後,有些同事碰到困難來找我,我就會問他們:『當你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你小便變黃了沒?』如果自己不求答案就來找我,讓我想辦法,這是不負責任的做法。我的責任是幫大家解決大問題,不是小問題。我會說:『你問問題的時候,可不可以同時給我答案?』不是有問題時想都不想,回家抱頭大睡?我的字典裡沒有『管理』這兩個字,有責任的人是不用管理的,沒責任的人管理也沒用。我不認為我有競爭對手,有些公司以購併增加營業額,但是鴻海的購併是以技術互補為主,不是為了營業額,他們(指對手)只是代工組裝,沒有垂直整合的能力,但我們有全球的供應鍊。王永慶是我最敬佩景仰的企業家,有次我帶我兒子去見王永慶,王永慶只送他兩個字:『信用』,就是紮紮實實做事,講得出來就要做到,不要好逸惡勞,才能學到更多東西。談媒體,談假扣押,這個事情我 非常委屈。記者是大鯨魚還是小蝦米?在台灣一則經濟新聞如果未經證實就報導,對企業的傷害很大,記者不等於小蝦米,大家自由心證,如果有一支筆,是不是勝過千隻槍桿,小蝦米勝過幾百隻鯨魚呢!大家不是說我用創新手法嗎?我就是用創新手法追求真相,用打官司追求真相。其實我對多數報導都一笑置之,但這次是連續三年累積很多報導的最後一篇,說我們產品有問題。全世界任何一家公司被媒體說產品有問題,會怎樣呢?更何況這是未經查證的報導,這對一家公司傷害有多大?很多客戶因而延遲下單。我們思考的是公司利益,如果經營者不提出任何辯解,那就等於默認。台灣社會沒有公理正義,不力求真相,反而只是去看這個官司是不是有錢人對沒錢人的官司。如果這樣,台灣就不需要司法體系,因為所有案子都會變成大鯨魚對小蝦米。只要把新台幣拿出比一比就贏了嘛。『我有很多委屈,我非常委屈!』有人問,那麼多記者,為什麼單告一位,我有三年的資料,我告記者只是為了求真相,我用了創新的方法,也許招數比較嚴厲,但是打贏官司我也會捐出來的?目的是希望媒體有做事的準繩。某個協會還發動全世界都不要買鴻海的東西,在未宣判前,未審先判,讓我沒有辯解的機會。這個案子最後和解,是兩害相權取其輕,我和所有的主管沒時間到法院去,我們要把時間放在更重要的事情上面,將來有一天我會在回憶錄裡,清楚描述這件事情的真相。媒體是龐大的鯨魚。我認為媒體報導應該更慎重,我相信,『這雖然是第一次,但絕不會是最後一次。』我兒子生下後,那時正值創業期,兒子每天晚上都哭個不停,我每天都一、二點才睡,五、六點就要出門,為了睡好,只好跟太太分房睡。兒子整整哭一個月,最後我忍不住問太太:為什麼兒子一直哭?太太才跟我說:『你已經三個月沒有拿錢回家了!』談創業,談家庭,最懷念過去 咬緊牙關的日子。那時我沒有錢,每天調頭寸,忘了拿錢回家,太太也不肯講出來,怕給我壓力,就只好餵兒子喝稀飯水,小孩子吃不飽,所以半夜一直哭,我卻都不知道,事 後我跟太太說:『再怎麼苦,也要買奶粉啊!』我太太是個堅強的女性,我個性外向,她內向,很多事情藏在心裡頭。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她默默支持我,讓我無後顧之憂。她是與世無爭的人,她最滿足的事是我們全家在一起,但是過去她一個人在美國照顧兩個孩子,二十年來我們全家四個人要在一起很困難,現在好不容易,我們可以在一起,我盡量抽時間陪她,帶她到處走走。我們現在最懷念的是過去最困難、咬緊牙關的日子,現在反而沒有特別快樂。我們都是在最困苦的時代成長,如果沒有這樣艱難的環境,就會失去創業的精神。我認為人在困苦、飢餓的時候,頭腦會特別清楚。談經濟,談佈局,台灣產業不調整會有 經濟海嘯。有次過年,發完年終獎金後,我的口袋裡只剩下二千塊錢,一千塊是要給太太娘家買禮物,一千塊是買禮物給爸媽的,雖苦,但一生中最值記憶懷念的還是那段日子。台灣不是邊緣化的問題,而是產業結構需要調整,以海嘯為例,這是板塊運動造成,但經濟板塊移動所產生的能量會比這次海嘯超過十倍、二十倍,最可怕的是現在能量還沒釋放出來。台灣產業必須快速升級,否則海嘯效應會出來。我父親是山西人,母親是山東人,我回大陸佈局,是從產業看投資,不是單純的對地方回饋。中國大陸的大問題不是政治問題,而是經濟問題。那裡有九億農民,但農業改良之後,食品取得更容易,就不需要那麼多的農業人口,農業人口必須轉成工業人口。如何把九億人變成工業人口,等於是世界一五%的人口,是一項巨大的工程,我去投資就是在創造就業的機會。山西是能源大省,我把消耗能源的產業搬進去山西,以前筆記型電腦要用的材料都是向歐洲進口,但是山西有很多能源可以利用。以前山西煤礦外運,煤渣掉滿地,會造成環境污染,現在先在山西做成半成品,提高產業附加價值。既提升工業產值、又兼顧環保、同時解決勞力就業問題,這是三贏策略。我母親是山東人,山東與日本、韓國最近,未來中國大陸有三大工業區,山東渤海灣、珠江三角洲、長江三角洲等。鴻海在崑山、山西、深圳、渤海灣都有製造基地,在全球有捷克、芬蘭、匈牙利、北美有墨西哥、南美有巴西,○五年會加速購併,全球佈局逐漸完成。我們已經進入汽車市場,連接器已經在交貨了,汽車是封閉的產業,進入時間比較長,因為有安全性的問題,因此我們持審慎緩慢的方式進入。不過,將來進去也不在北美或歐洲,我們的市場是在中國大陸,那裡的成長會很大,我們以中國崛起的需求為主。在零組件方面,會在海外購併有技術的小公司。初期審慎,等佈局好了就會很快進去。三通問題,我認為在還沒佈局之前,三通很重要,現在我都佈局好了,且該去的都去了,三通已經不重要了。談接班,談子女,二00八年我一定會退休。清朝盛世是乾隆,乾隆是盛世還是衰敗的開始?他在位六十年,其他人都沒有準備和經驗,因此我要退休,不是累,也不是要去享樂,而是提早把棒子交出去,讓他們提早有機會歷練。退休前幾年,如果有大問題,我還可以給他們一些分析,盡早交給年輕人,讓也們有機會學習犯錯。失敗是成功之母,沒有失敗,怎會有成功?年輕化是趨勢,不是我太累了。鴻海今年營業額超過五千億,等營業額超過一兆,我就要走了。愈多人不相信我要退休,我愈一定要做到,我是吃了秤鉈鐵了心,九九.九%,二○○八年一定交棒出去,不會延後,而且還會提早,讓年輕人愈早學習愈好。提早交棒我一點都不擔心,而且還愈來愈有信心,我們有非常多的優秀幹部,讓他們歷練,從失敗中去學習。退休後我要做有興趣、有意義的事,我的能力可以協助更多人,如寫回憶錄、到EMBA授課等等。我現在五十八歲,距離九十八歲還有四十年,還可以做很多事。我的女兒個性或做事都很像我,我退休之後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想培養她做我個人的幫手,她不會進鴻海體系。兒子則對數位有興趣,我給他精神上的支持,也給他一筆資金,但能不能做得起來,要看他自己,因此未來鴻海會交給專業經理人來經營。專訪後記  我眼中的郭台銘180公分的高大身材、微微駝背、堅毅的神情,眼角卻帶著疲憊和風霜。這是我期待了8個月的科技霸主,走下他BMW銀色的休旅車時,我對他的第一印象。或許是讀了太多郭台銘的報導,預期中總不外乎是「霸氣、嚴厲」這些屬於強人的特質。但看他乖乖像個小學生似的,第一次坐在化妝室裡,任由我們在他臉上塗塗抹抹;第一次脫去了神化的外衣、坐在攝影棚的沙發上,像個授業解惑的老師,讓人對他有了不一樣的感受。提起鴻海霸業,信心滿滿;談退休交棒,意志堅定;論政府政策,直言不諱;回憶起已逝的父親,淚水在眼眶中打轉…整整三個小時的訪談中,郭台銘敞開心胸,讓我們看到傳奇人物真誠、人性化的一面。專訪前夕,郭台銘祕書告訴我:「老闆有很多話要說。」一向本著三不原則(不拍照、不受訪、不參加公開活動)的郭台銘,在發生假扣押事件後,首度正式、公開、徹底談論媒體。不僅對郭台銘而言是頭一遭,對其他企業家而言也相當罕見。

 

.
創作者介紹

舞蹈

jbqjn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